为什么那些把艾怡良“私藏”起来的人今天憋不住了?
2019-11-25

    好音乐果然是值得等的,艾怡良移籍新东家的首张专辑《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以一种脱胎换骨的姿态展现出强大的音乐哲学观,首次全创作专辑以新生代“金曲歌后”之势,正式昭告新天后即将降临,依然是锋利的情感态度,艾怡良用音乐让他们获得柔软的解放。

    

    

    △戳图试听&收藏艾怡良全新大碟《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

    

    荐碟Tip: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21日

    推荐指数:★★★★★

    推荐曲:

    - 《灭了我》

    - 《夜晚出生的小孩》

    - 《讨厌的艾瑞斯》

    自从2017年以黑马之势加冕金曲奖歌后之后,艾怡良并没有选择借势马上推出新专辑,她用了两年时间在自己与音乐之间对话、争执、妥协与共存,作为一个能写会唱的全能型歌手,艾怡良需要找到更适合自已的方式去完整表达与传递她的音乐灵魂。

    

    

    

    转投新东家,换了新的工作团队,经历过事业低谷与高峰的她这次用历练止痛,以谦卑之名行感谢之实,依然是由音乐事业上伯乐与导师陈建骐护航,《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正是艾怡良由顽石化为璞玉的最好见证。

    

    

    

    从最开始就打算以全创作专辑问世,整张专辑的制作周期如火如荼的进行了大半年,艾怡良似乎要倾尽全力来完成这次蜕变之作。从《玻璃心》的潇洒与自嘲、《灭了我》的旷世悲情、《一整夜》的颓靡、电气时尚感的《讨厌的艾瑞斯》、浓厚蓝调摇滚气味的《莱特兄弟有罪》;以及犹如歌剧叙事的《夜晚出生的小孩》调和着异国风情的悲伤凄冷,《十四号登机门》象是热爱旅行却带回来了的心事,也有无法事过境迁的《给朱利安》和《美术课》来纪念逝去的启蒙者。艾怡良将各种情感都在音乐作品里十足发挥,或浓或淡,都能秾纤合度。

    

    

    

    艾怡良绝对是一个Vocal满分的歌手,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她驾驭不了的风格。声音多情、细腻,有还暗藏在下面的野性与小小的侵略感,她几乎可以自由驾驭各种流派与音乐风格,完成得游刃有余。她可以是温柔多情的,也可以刁蛮野性的;可以是骚灵DIVA、也可以摇滚黑暗;可以通透、敞亮,也可以极富进攻性。

    

    艾怡良十分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声音,她在唱腔细节上的把控,特别是“气息声”的运用绝对是看家活儿,听听她的慢歌,你一定会感同身受。然而,这样在各方面都几乎满分的天赋有时似乎成为艾怡良事业上的枷锁与迷思,而选择短暂的停止与思考,也将这次交出的第四张专辑《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超乎了大多的预期与惊喜。

    

    

    艾怡良是台湾地区乐坛少见的横跨“商业”与“文青市场”的唱将型创作歌手。她写给阿密特的《你想干什么》,填词强悍犀利、态度令人惊艳;写给刘若英的《相看两不厌》字字深邃、多情;在五月天《女也》概念专辑中演唱《如烟》被歌迷奉为经典。听艾怡良的歌,就像是读一本“爱情小说”,处在爱情不同阶段的人可以解读到完全不同的情绪与信息,而每一种都仿佛是可以深入到灵魂的共鸣与体会。

    

    

    很多人会把艾怡良“私藏”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小姐就是不愿意迎合商业啊,即使加冕“金曲歌后”也继续低调作音乐,几乎与各种娱乐花边新闻绝缘。此次新专辑《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艾怡良首次包办了全部创作,相较过往的专辑,十首作品全部都是艾怡良的词曲,故事的起承转合,也都由她的作品亲自决定,更具特色。

    

    懂她的人,欣赏她的创作,特别是词,艾怡良喜欢在歌词中加入生僻的语法词汇,这使得不同于一般的大俗情歌,这样的构词法对于更多人来讲则有些太过于棱角十足、曲高和寡,让人有些听不明白,不够上口,但这正是艾怡良的独门本事,她用更加矛盾甚至对立的歌词,创造出极富记忆冲击感的收听效果。

    

    

    

    艾怡良曾经不讳言她的目标“我想当天后”,但天后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对于艾怡良而言,这条路走的略有艰辛,当今的华语乐坛,你必须要“娱乐”,纯粹的音乐人也许要付出更多的心力和等待。

    

    《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让艾怡良慢慢开始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方向,那一定不是游走于流行与文艺之间,而是属于她的专属风格。不再需要被谁定义或评判,不再拘泥于商业的调调与框架,现的艾怡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潇洒与自由,她不止是一个全能型歌手,在创作方面的天赋一定会在更多人的专辑中听到艾怡良的歌,也许现在是少数人私藏的她,终有一天艾怡良会站上天后的舞台,感动更多人的耳朵。

    

    文 |桃Tao音乐志

    编辑|胡萝卜

    

    

    

    

    

    一起坐时光飞车回到童年的饭桌前

, 1, 0, 7);